赤色黎明 第159章 巨变(十八)

小说:赤色黎明 作者:绯红之月
,除了医疗资讯更希望能带给大家更多的欢乐与好心情,藉着文字的介绍分享旅行中的风景、人文及当地料理,让无法到访的朋友也有身入其境的感受
,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专家与企业领袖共超过 350 名合作伙伴与用户,展现如何透过 3D 解决方案推动数位转型
高中申请入学大学已全部放榜,中华医事科技大学报到率跃居全国第3三,达96
陈时中今(16)日在行前记者会回应,台湾有愤怒牌、有软实力牌,绝对不会打悲情牌
陈时中今(16)日在行前记者会表示,拿不到邀请函我方感到非常不满跟遗憾
而接下来的路除了一个较为陡峭的上坡路外,其余其实也都还在可负荷的围,沿途经过清澈的溪流便涉水而过,路过低矮的树丛便弯腰前行,走在这陌生的山里,比起害怕,更多的是对前方未知路径和风景的期待,就连看到地上梅花鹿的足迹和粪便都让我们兴奋不已,好似成了刚出生的小鹿,一点一点地用眼睛和双脚探索这片原始而充满惊喜的山林
菜单选择多多,除了单点之外也有套餐可供选择,值得一提的是店家还有提供超可爱的小动物模型,候餐的同时小朋友也不无聊,包?释娴每?摹⒊缘糜淇?!吃完澎湃又美味的早餐后就可以到附近的尚顺育乐天地玩耍去,真是太幸福了啦!
国民党台南市长初选民调,从5月20、21日开始一连两天进行民调,22日民调开封,确定前政务委员高思博民调成绩胜过前台南大学校长黄秀霜,将披蓝袍迎战绿营黄伟哲,提名作业将待国民党中常会通过,即确定由高思博代表国民党参选年底台南市长
更新时间:2017-07-27 03:00:40 源网站:云阅网
  尚远尽管退了,但是他的消息依旧很灵通,至少有人非常有选择性的把一些消息传递到了尚远这里。听了关于“陈主席对xxx不满”的话,尚远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与陈克一起革命三十多年,尚远对陈克的了解十分透彻。陈克并不是一个很难看透的家伙,要是说陈克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,那只是陈克能做到的有些事情别人做不到而已。例如陈克经过很多年的实践与工作越来越唯物主义。陈克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自己,对陈克这样的懒鬼来说,想办法解决问题就耗尽了他的时间与精力,哪里有闲工夫去对事实表示不满呢。

  上层的路线斗争已经愈演愈烈,尚远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这仅仅限于路线斗争,远没有到达激烈的人事斗争的程度。退下来的这几年,读了这么多史书,看了那么多满清的第一手资料,尚远对无意义的人事斗争十分怵头。

  当年路辉天在湖北因为路线问题与激进土改派的同志有过矛盾,陈克硬是没有采取强制换人的手段。人事斗争从来解决不了路线斗争的根本问题,拆了风车也阻止不了风继续吹。路辉天这架风车即便在众多风车中也不能算是差劲的,顶多说这架风车的地基是扎在官僚体系的岩盘上而已。现在的局面下甚至不能指责官僚体系在主观上是反对人民的,因为这不是事实。

  社会自有其运行规律,革命不是创造一个完美的蓝本,让社会上所有人都成为其中的一块拼图。革命是摧毁社会上阻碍人们自我发展的旧制度,让大家能够生活的更好,得到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当然,尚远知道此时根本不是自己出来说话的时候。

  因为身体越来越弱,尚远已经不再去国家资料馆,平日里深居简出,只是定期派人去资料馆借出一部分资料。警卫员告知尚远外面李玉简的女儿前来见尚远的时候,尚远正拿了一份乾隆时期的文件在看。乾隆这家伙很有趣,在他的时代对满清很多黑资料来了一次大毁灭,所以不少内容得从现存文件中去查找蛛丝马迹。

  “请她进来。”放下手中的资料,尚远有些讶异的说道。尽管都在北京,李玉简却极力避免与尚远见面,这师兄弟两人的关系还是那么疏远。上次见到李玉简,还是几年前与陈克一起扫墓的时候在陵园见了一次。那次李玉简的女儿也在场。

  “尚远伯伯,我父亲去世了。”李玉简的女儿说话的时候还算是镇定,可提及自己父亲的死讯,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还是忍不住红了眼圈。

  李玉简前半生都在努力钻营,反倒是北京解放之后才成亲。那时候他都30多岁了。有这孩子的时候都快40了。尚远上次见到李玉简的女儿是夜里,尚远看不太清楚。现在仔细看起来,小姑娘固然长相颇像他父亲,可眉眼中还是能看出些李鸿启先生的影子,特别是那额头与眉毛,简直是李鸿启先生的翻版。

  看到这孩子,又听到自己师弟去世的消息,尚远眼中已经闪起了泪花。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他让小姑娘坐在自己身边。递给了小家伙一条毛巾后,尚远认真的说道:“乖,有什么要让伯伯帮忙的,你就直说。我是你爷爷的学生,是你爸爸的师兄,有什么要让我做的你可不能不说。”

  听到这自家人说的话,小姑娘忍不住抽泣了一阵。过了一阵,她用毛巾擦了泪水,才继续说道:“尚远伯伯,我二叔已经帮我发殡了父亲。我父亲去世前让我把一封信交给你。他说这是我爷爷留给你的信,虽然现在才给你很是对不起。可他也是死前才下了决心。对不起,尚远伯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小姑娘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,又开始抽泣起来。

  自己师弟的秉性尚远很清楚,能在死前下定决心把这封信交给尚远,也算是有不小进步的。尚远温言说道:“乖,我们师兄弟的事情是我们师兄弟的事情,和你们这些小孩子没关系。你不要怕。你尚远伯伯我看到你可是高兴呢。我们师兄弟以前不管怎么样,他人都不在了,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  听了这话,小姑娘总算是有些放心的样子。她拿出一封厚厚的信递给尚远,信封因为陈旧已经有些发黄了。而且这封信看来被看过很多次,信封与信纸的边角都有明显磨过的痕迹。

  想到这是自己老师留给自己的,想起老师生前的音容笑貌,尚远心中就一阵惆怅。信分为两部分,薄薄的两页是写个尚远的信,另外一份则是一叠手稿。

  “望山,我已经不久人世。为师一生所学都已教你,你的成就远超过我,有徒如你,为师死而无憾。”看到熟悉的俊朗字体,尚远的眼眶又忍不住湿润了。

  他擦了擦眼睛,才继续看了下去。在这封信里面,李鸿启先生只提了一个问题。子曰:古者民有三疾,今也或是之亡也。古之狂也肆,今之狂也荡;古之矜也廉,今之矜也忿戾;古之愚也直,今之愚也诈而已矣。

  “以前读孔子的著作,但觉高山仰止。见识文青的革命理论之后,再读,方觉得明白先圣到底圣明在何处。子曰: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思无邪。若中华能如此,幸甚至甚!”

  看完了老师简短的信,尚远明白了为什么师弟李玉简到了临死前才把这封信交给自己。以李玉简的性子,对自己父亲李鸿启如此器重尚远自然是极不服气的。尚远对此很是感到遗憾。

  论聪明,甚至论做学问,李玉简其实并不比尚远差很远。至少李玉简到了国家图书馆之后,虽然被同事认为是个很矫情,不太容人的人,可在做学问上并不差。如果他的一生有什么问题,就是李玉简想做一个被别人认为是“思无邪”的人,他并没有把自己改造成一个“思无邪”的人。

  天生就思无邪的人是不存在的。若是按照人的本性,饿了就要吃,遇到好吃的就会拼命吃。渴了就要喝,遇到爽口的就会拼命喝。男人看到美女就会有反应,立刻就要上去扑倒。遇到挫折就会沮丧,就会发怒。这些东西都是本能,写在人类dna里面的基本反应。在世人的观点中,社会生活中出现这些行动绝对是“有邪”。这但是这不能称为“思有邪”。因为这些本能根本不用去思,去想。作为现实存在的物质性**自然而然的就会发出此类反应。

  像陈克,像尚远这些人,他们都知道自己是想干这些事情的,他们知道能够干出这些事情的。他们之所以不做,不是他们有自己选中的工作。

  就如荀子所言:志意修则骄富贵,道义重则轻王公;内省而外物轻矣。传曰:“君子役物,小人役于物。”此之谓矣。身劳而心安,为之;利少而义多,为之;事乱君而通,不如事穷君而顺焉。故良农不为水旱不耕,良贾不为折阅不市,士君子不为贫穷怠乎道。

  人强行扭转了本性去这么做,自然会出现狂也肆、矜也廉、愚也直。为什么?因为心里不痛快。任何认真工作的人,**与精神上都承受着相当的痛苦,他们能觉得痛快舒服才出鬼了。他们不说,不表现出来,是因为说了也没用,而且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时候,连这些感受都抛诸脑后。完成工作后短暂的兴奋欣喜结束后,这些不痛快自然就被回想起来。这能痛快么?这能高兴么?

  走不过终点,完成不了工作的人,注定不可能得到迈过终点才能获得的利益。这些人看到那些成功者们最终走到了终点,拿到了通过终点后必然能够得到的结果。他们有只想不承受必然要承受的种种痛苦,只想不经历过程,直接迈过终点。自己做不到,就只能妄想让别人认为他们是那些能够通过终点的人。于是乎就选择了伪装自己,试图把自己伪装的从外面看和那些能够通过终点的人一样。这种人的表现就自然是狂也荡,矜也忿戾,愚也诈。

  对于目的是干事的人,自然是“有啥啥帮他”,对于只想获得结果的人,那就成了“有啥啥害他”。要是没有见过成功的案例,没有某种程度的智商来理解这种成功的人,他们只能选择放弃了。这样最终或许早早死掉,或者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,找到了自己能够干的工作。若是有点“小聪明”,能够看明白一些事情,于是乎装起了“思无邪”,那就成了害人害己。

  想到这里,尚远忍不住叹口气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越是科技发达,咨询通畅的社会,贩卖“成功学”的人就会越多。如果让路辉天相信人性的光明,路辉天一定会用相当为难的语气回答:咱能不能别提信赖这么伤感情的话题。

  像陈克那样坚信人民一定能够靠自己获得解放,这真的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  思前想后,尚远忍不住往后靠坐了一下。这才突然发现他师弟李玉简的女儿正规规矩矩坐在旁边。人类的dna能够遗传很多东西,但是唯后天形成的美德是没办法遗传的。可看着这可爱的小姑娘,认认真真一声不吭的坐在自己身边。那稳重的样子让尚远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爱惜感觉。

  看到孩子,就等于看到了自己死之后的现实世界会是什么样子。这好像是陈克说过的话。这些孩子有着无限的可能性,他们是继承者,也必然是开创者。如果不能对这些孩子抱以期待的话,这个世界又会是多么可怕。

  想到这里,尚远又觉得能够理解陈克的想法。既然未来注定不是过去的简单重复,为什么又不能在现在多下一分力气,对未来多抱一丝期待呢?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下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赤色黎明,赤色黎明最新章节,赤色黎明 云阅网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copyright©2016 下书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,processed in 0.014(s),sqls:4,read:17,write:4